下一页:没有了
 
一笔字,一个念,“一”生“无限”
一笔字,一个念,“一”生“无限”

文 | 王碧蓉

星云大师曾经在国家博物馆举办过两次“一笔字”展览,也在北京侨福芳草地举办过,我有幸聆听过大师题为“幸福与安乐”和“世纪回顾·真情告白”两场演讲。星云大师一直说,“你们不可以看我的字,但可以看我的心,因为我还有一点慈悲心,可以给你们看。”在贵州美术馆,这是我第四次看星云大师的字,更看他的慈悲心。

 

 西汉扬雄在《法言·问神》这样说:“言,心声也;书,心画也。” 清人刘熙载在《艺概》中说:“杨子以书为心画,故书也者,心学也。”书迹无疑是心灵的折射和写照,书法的“心灵境界”是书者先天气质、智慧和后天经历、教养、努力等所共同形成的心理结构和内心世界。


星云大师的字无门无派,无笔无锋,无经营位置,甚至无势无骨、无横竖撇捺,不属于楷、草、行、隶、篆等任何书体,超越了俗世“规矩”和“方法”的墨迹,但每个字都是一笔下来,中间不断,常人写字哪怕是狂草也有停顿的时候,可是,星云法师因为视力障碍难以在停顿的过程中再接续上面书写的内容,所以,必须要一气呵成,而看上去又是那么天衣无缝,毫无障碍,让人感受到一种行云流水般的鲜活灵动之美。凭心意写字心中的佛缘与善念,成就了大师的“一笔字”,又笔笔相连,发展出独特的书写风格


说起写字的缘由,星云大师认为是“拜疾病所赐”。听大师在2016年3月国家博物馆的开幕式上说:“40多年前,我因过度饥饿罹患了糖尿病,数十年来倒也相安无事。只是这些年糖尿病并发症使视力逐渐减弱,眼底完全钙化,人、事、物渐渐看不清了。因为眼睛看不清楚,不能看书报,那做什么事好呢?想到一些读者经常要我签名,有些朋友和团体也要我替他们签署、写字,那就写字吧!因为看不清,只能先算好字与字之间的距离有多大,一挥而就。如果一笔写不完,第二笔要下在哪里就不知道了。不管要写的话有多少字,只有凭着心里的琢磨掂量一笔完成,所以叫‘一笔字’。”


星云大师的字,一字一菩提,“一”生“无限”,二十几年前的书法作品,在短短几天内就因信众的支持而获得数千万元,但大师却全数拿去创建了美国第一所华人开办的大学,也就是1991年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西来大学(University of the West)。如今的西来大学与一般的美国大学相比,不但毫不逊色且更有独特的风格,有宗教系、世界佛学研究院、佛教心理学等院系和学科。

 

 与其他地方的布展一样,贵州美术馆的展览也是从星云大师的年表开始,每十年作为一个里程,90岁就是九个里程。他把第2个10年说成是“老二哲学”,星云大师说自己与“老二”很有缘分,俗家兄弟三人中,排行老二;出家以后,在师兄弟三人里,又处于仲位,所以也很喜欢当老二。因为老二可以拣老大的衣服鞋袜穿,虽然已经不新,但也不算太旧;老二不懂的事,可以“萧规曹随”,跟着老大的方法去做,尽管不一定十分正确,但也不会相差太远。总之,星云大师优游在“老二”的天地里,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安于做好“老二”的本分,在承上启下当中得到无限的满足。

在这样一个金权、暴力却充斥的社会,贪婪之风更是甚嚣尘上。究其原因,不外追逐名利,争强斗胜,每个人都想争做“老大”罢了。星云大师从年少时就认识到,如果想要展现成功的人生,必得先从“老二”做起,不强出头,随缘随分。所以,他自号“星云”,只想自我勉励做星云团里的一颗小星星,以一己微弱的光芒和其他星光互相辉映,光照寰宇。他说:如果能在服务奉献当中成就他人,在努力工作中实现自我,那么不管现在或将来是否能当上别人的“老大”,至少你已经做了自己的主人。而星云大师已经做到了人生任性逍遥,随缘自在,能够与道相应、与法相契,就是最富有的人生。


星云大师所写的生命之歌:春天,不是季节,而是内心;生命。不是躯体,而是心性;老人,不是年龄,而是心境;人生,不是岁月,而是永恒。2013年4月20日,我曾经在国家博物馆的剧场聆听大师作题为“幸福与安乐——幸福生活与中华文化的复兴”主题演讲,他引用孔子称赞其学生颜回的话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星云大师一生“以不要而有”为理念,个人什么都不要,佛光山的财物为十方财物,自己仍然孑然一身,口袋里一向没有放过钱财,银行里也没有存款,也没有私产。他自我解嘲:我不是“贫僧”又是谁呢?星云大师说,享有比拥有好,拥有只能是一部分,享有却可以是全世界;智慧比金钱重要,之所以开办社会事业,是想用一颗心拉近贫富差距。

 2015年10月30日,星云大法师新书《贫僧有话要说》发布会在国家博物馆举行,我在现场聆听了近90岁高龄的星云法师以《世纪回顾·真情告白》发表专题演讲,并分享了诸多人生智慧。星云大法的一生,以弘扬人间佛教为职志,佛说的、人要的、净化的、善美的,凡有助于增进幸福人生的教法,都是人间佛教。星云法师专门解释了“人间佛教”的含义:就是从山林走向社会,从寺庙走入家庭,从僧众走到信众,从谈玄说妙走向实践服务。


在一则资料中看到,星云大法在谈到“人间佛教”时提到梁漱溟先生从笃信佛学转向研究儒学,就是因为梁先生认为佛教的人间性不够。人间佛教的提倡者,中国佛教现代化的奠基人太虚大师在汉藏教理院请梁先生演讲时,梁先生在黑板上写了“此时、此地、此人”后说:“我为什么走入儒家,就是为了这六个字。讲时间,佛教谈过去、现在、未来,无量的阿僧祇劫,但是我们生命当下的现世很重要。佛教讲到空间、地方,说有此世界、他世界、十方无量诸世界,世界虽然讲了那么多,但我们相处的这个世界,需要我们去净化它。佛教讲到众生,不但是人,十法界的众生--胎生、卵生、湿生、化生,有无量无边的众生,在无量无边的众生中,以人最为重要。”


我在1987年采访过梁漱溟先生,专门问过他为什么从早期笃信佛学转向研究儒学,梁先生告诉我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是蔡元培先生引荐他到北京大学教书,在北大一住7年,养成了他争强好胜的心理,这是他摆脱出家意念的重要原因之一。其二是时代所迫,当时军阀割据,内战频繁,生灵涂炭,许多人倾心于“净土”以躲避乱世。而他认为实际上人不能逃避现实,对现实的逃避就是自私。于是梁先生开始思考中国问题;思考中国问题,就不能不研究中国文化;研究中国文化就不能不研究孔子。那时候,如果我知道星云大师提倡人间佛教的话,说不定可以问问梁先生的看法。1989年,星云大师自1949年从南京赴台后,40年来第一次回到大陆,而梁先生却在1988年故去了。


星云大师提倡人间佛教,坦白说,就是要让佛教落实在人间,让佛教落实在我们生活中,让佛教落实在我们每个人的心灵上。佛在哪里?在我的心里。净土在哪里?在我的心里。眼睛一闭,宇宙三千大千世界,都在我这里。天下的人都舍我而去了,但我的佛祖在我心中,没有离开我。能够拥有了心内的世界,不一定要求心外的世界如何大,如何扩大我心内的世界,人间所有一切众生,所有一切世界,大概都离开不了我们的心。如何建立我们内心广大无比的世界,唯有不断的修行实践,这才是人间佛教的真正精神所在。


再回到星云大师的一笔字,在星云大师看来,字是其表,心是其里,心是最重要的。星云法师的心是慈悲之心,而他的“一笔字”即是这种心的写照。他的字只是一种载体,所传达的是他的心。“身做好事、口说好话、心存好念、是为好人”,这是星云大师的“三好信条”。星云大师一直希望将自己对生命、社会、世界的思考传递给大众,透过他的字,传递自己的人格特质和道德观念,抚慰、鼓励大众。

 

 静静拜读大师的笔意时,可以慢慢体会到佛家“八万四千法门”但“法无定法”的道理。





7


 
后发赶超的贵州美术馆/文:王碧蓉
后发赶超的贵州美术馆/文:王碧蓉

文 | 王碧蓉

一座城,有一个博物馆,能让人追根溯源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一座城,有一个美术馆,能让人徜徉在视觉艺术中获得美感。中国这十几年来,全国各地兴建了无数大大小小博物馆美术馆,有公立的,有私立的,都在轰轰烈烈地赶超西方的博物馆和美术馆,随着中国的经济实力强大,一般场馆面积建得大,展览举办次数多,运用投入大。


2015年1月,贵州省在贵阳金阳新区有了一个崭新的博物馆,从历史的、民族的角度精彩纷呈多彩贵州;两年多后,2017年9月1日,贵州省历史上首座省级美术馆在贵阳正式开馆,从此结束了贵州省没有省级美术馆的历史,其本身意义就载入贵州文化史册。

贵州,不仅仅有绿水青山的生态文明,不仅仅有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不仅仅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红色文化,不仅仅有蓬勃发展的大数据,还有由这些文明和文化组成的血浓于水的一场场视觉艺术盛宴,看看贵州美术馆开馆八个月来如何后发赶超,在美术馆界是一个特殊的个案。



展览——美术馆的窗口


展览是美术馆的窗口,作品是美术馆的灵魂,美术馆通过展览的方式而联系公众,为公众服务,使自身在城市中成为文化的地标,公众因精彩的展览而来,成为公众的记忆,成为一个时代的联想,这就是美术馆的意义之所在。


 贵州美术馆作为一个全新的美术馆,以展览带动收藏和研究,也就成了美术馆的基本工作,从而一步步推动美术馆事业从无到有的发展,短短八个月,贵州美术馆已经举办了12个展览,有群展,有个展;有本土的,有外来的;有收藏展,有临时展。


2017年9月1日,多彩贵州大型书画“双百”创作工程作品展作为贵州美术馆开馆展,并在年底巡展到了北京中国美术馆,这个展览从视觉艺术的角度呈现了多彩贵州的历史、人文和风貌,而且所有作品入藏美术馆,为未来贵州的美术发展无疑有重要的意义。

同年10月26日,在上海国际艺术节贵州文化周“多彩和鸣——大山的节日”美术作品展开幕,是贵州美术馆第一次走出去的展览。12月4日,展览回到贵州美术馆开幕,这是纯粹的贵州画院艺术家以苗、侗、彝、布依等少数民族的传统节日为题材,艺术家们用画笔表现出养育了自己的这方水土具有深厚的感情,充分展示了大山节日的“神”和“韵”,表达了节日的“魂”。


接下来 “留存的记忆——贵州古村落文化的视觉再现”展和“贵州美术馆2018馆藏作品展”,虽然部分作品与上面的两个展览有交叉和重合,虽然也邀约了一下国内知名画家参与“双百”创作工程作品展作,但是从总体来看,这几个展览是聚本土艺术家多年创作,从视觉艺术的角度将贵州的生态文明、山地文明、民族文明、红色文明原本呈现出来,给观众一种“何以贵州”的视觉再现。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随着“纪念孟光涛先生诞辰100周年”展开幕,贵州美术馆典藏研究开启了贵州百年美术的梳理历程。正如陈争馆长在开幕式上充满情怀和理想色彩地说,“从贵州美术馆诞生之日起,对贵州美术史的爬梳整理以及典藏研究,便已然成为她不容回避的责任与使命。我们感到了这份来自历史深处的催促和压力,时光流逝的速度与时代跨越的弧度都在告知我们启动这项工作之时不我待,为此我们等不到贵州美术馆条件成熟和万事俱备的那一天。”


家山风采 · 孟笔生辉


还有来自宁夏的“久远的记忆-宁夏岩画艺术特展”,“中国梦-宁夏情”宁夏书画院美术作品展;个展有“真的是我---王少军艺术展”,“谭瑞荣——南洋空间巡回展”,“瞳歌印象”留守儿童纪实摄影展;巡展有“纳西族东巴画百年艺术展”,“中国汉画大展精品巡展(贵州)”;写这篇文章时正值“尽精微·形达意——贵州省工笔画艺术研究中心第二届作品展”的开幕,这些精彩纷呈的展览作为美术馆的核心组成部分,给贵州公众带来了美的欣赏和精神大餐,相信这些展览若干年以后仍然会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公教——美术馆面向大众

美术馆真正的功能是为大众文化服务,面向大众,所以贵州美术馆在设计上就是一个没有围墙的美术馆,一个开放的美术馆。

公共教育对象面向的是社会全体公众,公教的推广不应只是让公众学习相关的艺术知识,更重要的是让公众体验艺术、感受艺术。


贵州美术馆自从开馆以来已经做了十期公教活动,十分的努力和敬业,得到了业界和社会的好评。如何界定一个好的或者是成功的公共教育活动?虽然目前美术馆博物馆行业还没有一个公教的评估体系,也许无法评估,但是也还是有一个可以去衡量的东西,那就是如何去看艺术对人心的潜移默化。

   

  就拿最近三期贵州美术馆的公教活动来说,其宗旨尽可能地达到艺术对公众启发创造,开放思维,提升心智,拓展想象,放松心情,丰富情感……

2018年4月29日下午,中国汉画精品巡展在贵州美术馆展出时,邀请河南省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宣教部主任马骥为公众讲解“汉画拓片传拓技术”,并在现场做汉画传拓表演,当汉画一点点被拓出来的时候,那种神秘的久远的感觉让前来的无论是学生还是成人久久不愿离去。接着第二天,中国汉化学会会长陈履生先生专门为贵州美术馆公教活动开了一场“汉画之美”讲座,一口气讲了“汉画有九美”,让前来现场的听众对汉画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和认识。

  2018年4月24日,贵州画院(贵州美术馆)到德江县长堡村硐溪小学开展“春风送暖”公共教育活动,将脱贫攻坚纳入艺术家创作主题的一次重要实践活动,同时也是公共教育活动延伸至贫困地区、让偏远乡村少年儿童平等获得美学教育的一次积极尝试。贵州画院(贵州美术馆)组织专业教师为乡村小学生们带来了音乐课、体育课,美术课,还有图书和画笔。通过现场辅导,还组织当地学生参与百米长卷集体绘画创作活动,鼓励学生们发挥想象,用自己的画笔,以“家乡美”为主题描绘出自己理想的画面,整个活动有令人感动的场面;如果若干年以后,这些学生还记得这次艺术活动带来愉悦的回忆,在他们人生成长的过程中时时感受美,发现美的能力,那就是美的魅力。


2018年3月24日下午,这一次的公教题为“走进亚平宁——中意艺术教育交流暨贵阳市中学生美术教育实践活动”,此次活动特邀意大利雷焦·卡拉布里亚美院版画雕刻特席教授Francesco Scialò先生,他向贵州青少年介绍了西方版画发展的艺术历程,并现场演示版画艺术的相关工艺与技巧。随后在场的各位同学在老师的指导下进行了现场创作。此次活动涌现出非常多妙趣横生的作品,创作人员从中小学生到广大艺术爱好者,参与范围广、创作热情高。随后Francesco Scialò教授对现场创作进行点评并评选出优秀作品,其中最小的优秀作品作者仅3岁,共计150余人参与了这次活动。

其他还有7次公教活动,因篇幅关系,不一一列举。




管理——全能的画家团队


贵州美术馆是省级重大公共文化服务基础设施,重点民生工程,项目总投资约1.6亿元。2016年8月30日,该建设项目工程在位于贵阳市云岩区北京路168号原贵州省博物馆举行开工仪式,到2017年9月1日贵州美术馆开馆,真正见证了中国速度;而美术馆的人员配置,在贵州画院基础上加挂贵州美术馆牌子,实行“一个机构、两块牌子”的管理,见证了中国体制。


从美术馆破土动工的那一天开始,以陈争院长为首的贵州画院画家们,迅速转换了纯粹职业画家的身份,撸起袖子加油干,头戴安全帽,每天忙碌在美术馆的工地,他们要参与美术馆从招标设计、施工、装修到室内温度、安保系统和保洁等等每一个环节。在施工的一年里,美术馆在旁边的小酒店租了一间房作为临时办公地点,其实完全没有办公的条件,每天加班加点在工地上,吃的是快餐盒饭。

美术馆开馆后,陈争既是画院院长,又是美术馆馆长,按照正常的美术馆设置机构,设立了9个部门:典藏展陈部、社教公关部、信息中心、中国书画创作室、油画版画创作室、雕塑与现代美术创作室、民间艺术研究室、理论研究室、办公室。除了办公室是专门的行政和财务人员外,其余每个部门都是由原来画院画家担任,画家们在坚持自己的创作之外,每天按时打卡上班,担纲展览策划、布展、开幕,召开学术研讨会,进行公共教育活动,网站宣传、微信公众号发布等等专业化的美术馆管理工作


到目前为止,贵州美术馆整改还没有完全结束,还没有正规的办公室,还没有应有的办公室配置,但是美术馆的门每天开着,展览一个接一个开幕,公教活动一个比一个做得有经验,美术馆管理模式、策展机制、对外合作、品牌效应、艺术教育、乃至以后的经营方式都是在一步步实践中摸索特别是当艺术家脱离了全职画家,担任了一部分美术馆的行政工作时,就有了一种全新的担当意识,因为他们不再像在画院封闭的象牙塔之内埋头搞自己的创作,美术馆面对的是公众,肩负了社会责任。当艺术家在展厅为展览贴一张张展签时,当艺术家在为开幕式摆一把把椅子时,如同在画画一样,注入自己的思想、学养和感情,这也是一种目识心记,也是一种“外师造化”,然后“中得心源”,这是一种更为接地气的与客观现实世界相连的意识。从这方面来看,贵州画院的画家们每天在践行“知行合一”。


期待贵州美术馆后发赶超脱颖而出,期待贵州画院的画家们画出更美更新的画卷。